当前位置:首页 > 投教课堂 > 长线 > 价值投资 > 正文

长线·大鱼第38期-恰当利用钟摆式摆动的两个极端

时间:2017-08-03

在钟摆的一个极端—最黑暗的极端—人们需要强大的分析力、客观性、决断力乃至想象力,才能相信一切将会更好。少数具备这些能力的人能够在极低风险的基础上获得高额利润。

——霍华德•马克斯


在我初次了解牛市三阶段的35年之后,在次贷的缺陷已经暴露、人们担心危机将会蔓延全球之后,我总结出了它的对立面—熊市的三个阶段:

少数善于思考的投资者意识到,尽管形势一片大好,但不可能永远称心如意。

大多数投资者意识到势态的恶化。

人人相信形势只会更糟。

贪婪和恐惧是钟摆的两个极端   

我们正在迈入这三个阶段中的第二阶段。到处都是坏消息和坏账冲销。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新产品、杠杆、衍生品、交易对手风险以及盯市会计准则的内在危害。无法解决的问题似乎越来越多。

总有一天我们会达到第三阶段,人们对解决问题不再抱任何希望。不过,除非金融世界真的就此结束,否则我们仍然有希望遇到千载难逢的投资机会。重大底部出现在人人都忘记潮水仍会上涨的时候。那就是我们期望的时机。

——《潮退了》,2008年3月18日


就在我写下这段话的6个月之后,市场已经按部就班地迈入第三阶段。人们认为世界金融体系有彻底崩溃的可能;事实上,崩溃的第一步—雷曼兄弟公司的破产,对贝尔斯登、美林银行、美国国际集团、房利美、房地美、美联银行和华盛顿互惠银行的合并或援助—已经发生了。这是有史以来最严重的危机,因此投资者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认同“人人相信形势只会更糟”的第三阶段。与此同时,许多资产类别的钟摆式摆动—从2008年下跌到最低点投资机会出现,再到2009年获利—也是有史以来我见过的幅度最大的摆动。

这一阶段的意义在于为已经认识到正在发生的事件及其影响的人提供了机会。在钟摆的一个极端—最黑暗的极端—人们需要强大的分析力、客观性、决断力乃至想象力,才能相信一切将会更好。少数具备这些能力的人能够在极低风险的基础上获得高额利润。但在另一个极端,当人人开始推测未来、价格永远以不可思议的速度上涨时—痛苦损失的基础已悄然奠定。

一切都是相辅相成的。任何事件都不是孤立的或偶然的。相反,它们都是一定的循环模式的组成部分,是可以掌握并从中获利的。

极端市场终会逆转   

投资者的钟摆式摆动在性质上与经济与市场周期的上下波动极为相似。出于某种原因,我对二者作了区分,并以不同的术语称呼它们,但事实上它们同样重要,主要的经验教训也是一样的。

得益于我在1991年写下第一篇关于钟摆的备忘录后近20年的经验积累,我想在这里重新表述一下我对于钟摆的认识:
• 理论上,恐惧与贪婪是两个极端,多数时候钟摆应处于两极之间,但它在中点停留的时间并不长。
• 投资者心理是主要因素,在它的影响下,钟摆通常处于摆向端点或从端点摆回的过程中。
• 钟摆不可能永远朝向某个端点摆动,或永远停留在端点处(尽管摆幅越接近最大时,人们越倾向于将之视为永恒状态)。
• 与钟摆类似,投资者心理朝向某个极端的摆动,最终会成为促进反方向回摆的力量。有时,积聚的能量本身就是回摆的原因—也就是说,钟摆朝向端点摆动时,会受到自身重力的修正。

自端点摆回的速度通常更快—因此,比朝向端点摆动的时间要短得多。(或者像谢尔顿•斯通常说的:“气球泄气比进气快得多。”)在多数市场现象中,类钟摆模式是明确存在的。不过,正像周期的波动一样,我们永远不会知道—钟摆摆动的幅度。

令摆动停止并回摆的原因。

回摆的时机。

随后朝反方向摆动的幅度。

在牛市阶段……为了维持统治地位,环境必须具备贪婪、乐观、繁荣、自信、轻信、大胆、风险容忍和积极的特征,但是这些特质不会永远统治市场。最终,它们会让位于恐惧、悲观、谨慎、疑惑、怀疑、警惕、风险规避和保守……崩溃是繁荣的产物。我相信,把崩溃归因为过度繁荣而不是引发市场回落的特殊事件,通常来说更为合适。

我们能够肯定的事情之一是,极端市场行为会发生逆转。相信钟摆将朝着一个方向永远摆动—或永远停留在端点的人,最终将损失惨重;了解钟摆行为的人则将受益无穷。


参考资料:
Howard Marks, 《投资最重要的事》,中信出版集团


相关文章: